乌鲁木齐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网球

木纹网络文学精英严肃还是草根

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27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日前,一篇《北大学生写文遭遇水土不服》文章引爆络大战,事件的起因是北大开设“络文学创作与研究”课程,选课的学生们参与实践,写络小说成绩惨淡,遭到友的嘲讽。直到今天,络文学依旧引来许多的非议。对北大学生“失败”尝试所引发的争论,或许也正是络文学状态的一种映射。对此,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杨早说:“今天的络文学,有点儿像晚晴时代的文学,数量非常大,同时又泥沙俱下,也同样面临着读者的分众。” 被扩大的对立 络文学很多时候被视为草根,而北大中文系,某种程度上显然是和草根相对的、精英的象征。在许多关注者的眼中,北大学生写络文学的尝试,毫无疑问是失败的,这给了络文学的爱好者和作者们反击的机会。 络文学的成绩,和订阅、收藏的人数有直接的关系,但是一部或者几部的作品成绩不好,是否真的就意味着北大学生的尝试失败了呢?杨早并不这么认为,他说:“谈不上必然,单纯地看作品,可能在创作上有失误,没有把握准确络文学的特点,但并不是说这就一定能推导出北大学生写络文学失败了这个结论。” “之所以产生这么大的反响,更多还是因为北大这个名字的关系。”杨早说:“其实每一天,都有无数的人进入到络文学的江湖里,也有无数的人因为没有找准对应的读者,而遭遇同样的命运。” 某种精英和草根之间对立的观念,影响着人们的判断,多组镜头的剪辑组合让整部作品一气呵成杨早说:“络文学新生不久,在体系上可能还不完备,同时又有商业化的色彩,和传统的文学创作确实有一定的距离。但这并不能说它天然另类,不应该把对立的观念扩大。事实上,据我了解,北大这些参与创作的学生,之前都有很长时间追看络文学的历史,应该说他们和普通的爱好者、读者没什么区别。唯一的区别是,他们可能在分析研究时、在写论文时会用到一些文学理论。” 对于北大学生的络尝试,杨早说:“我不认识那些学生,但跟邵燕君老师很熟,我之前就听他说过这个事情,他说研究者应该进入到里面,自己尝试一下。这个想法非常好。” 研究者进入到络文学世界,显然值得赞赏,杨早表示:“实际上,能够进入到络文学的创作中,已经是好事,这并非加深对立,而是在消融和互换。我并不赞同把精英和草根对立起来,更不要固化这种对立,固化络文学就是草根的观念。” 鸡同鸭讲的文学 不应该对立的对立,既然产生了,必然有它的理由。在报道中,北大学生和老师所表现出来一些观点和态度,其实也隐隐在把自己和普通的络文学创作者隔离开来。 有学生说:“我们想把传统文学的一些优秀的东西带到络文学里。”主持“络文学创作与研究”课程的邵燕君老师也说:“当务之急是打破主流文学与络文学的壁垒。”并表示“把传统过渡到络时代”、“希望去做文学、文明的引渡者”。 这样的态度值得尊敬,但对于另外一面的络文学创作者和爱好者来说,多少会给他们一点儿高高在上的感觉,这可能也正是当北大学生作品成绩不好时,引发众多吐槽的原因之一。杨早认为:“邵老师的想法,有点儿从络文学中找出大师的意思,就好像从武侠中找出金庸。这样的想法其实还是用传统的文学标准去衡量络文学,可能有点儿问题,但这也恰恰反映出我们现在所处的一种无奈的境地,即没有一种可以评判络文学的标准,所以研究者难免会用传统标准去衡量络文学。” 问题在于,络文学绝不仅仅是一种发表在络上的文学,它和传统的文学确实存在着差别。杨早说:“我曾经听有的学者说过一些经历,他们和作者一起开会,往往出现鸡同鸭讲的问题,学者们谈人物塑造、情节的安排、语言的运用等等,而作者们谈的是商业,是盈利。” 在过去的时间里,不论是一些学者对络文学的批评,还是络文学作者对传统文学创作者乃至研究者的不屑,都在证明着矛盾存在的现实,杨早说:“这次事件就是一个代表。研究者用传统的文学标准去衡量络文学,就会发现,络文学没有什么可看的,比如,文作品大多平铺直叙,倒叙、插叙之类的手法基本上没有。而络文学的爱好者和作者们可能会想,既然你觉得不好,那么你来用我的方式试试,看看效果如何?” 精英、严肃还是草根? 络文学是一个大江湖,它自行其是、奔腾不息,却又带动着一切和文学相关的话题,比如精英和草根的对立。有人认为精英文学的创作者和研究者高高在上,努力地掌握着文学的话语权和裁判权。也有人认为络文学根本不必去管别人怎么评价,市场就是最好的评价。还有人认为,精英或者草根,严肃或者通俗,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,所有的严肃文学起初都是通俗,所有的精英原本都是草根,唐诗宋词如此,《红楼梦》亦是如此。 到底有没有精英和草根、严肃和通俗的分野?杨早说:“说所有的精英文学原本都是草根文学,这是一种倒推法,它是没有逻辑的,反过来说,是不是草根就一定会变成精英,这显然不可能,所以这是一个不成立的逆命题。有多少红极一时的作品,最终湮没无闻。那些经典诞生的时候,同时代有多少作品,留下来的有几个?” 严肃和通俗之辩,同样也并非凭空产生,杨早说,“严肃文学和精英文学,相同之处在于,它们都指向一种为文学而文学的方向,为了达到文学性的升华、文学价值的提高而创作。因此,有时候就会相对排斥商业化。两者的不同在于,严肃文学有一定的教化因素,而精英文学可能更注重个人体验的表达。” 文则是另外一种,杨早说:“周作人曾经把文学分为两种,载道、言志,现在看来有点儿简单化,还有一种,就是谋利。三种各有极端,但又并非泾渭分明。于络文学而言,一开始是为了谋利,它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。但在到了后来,慢慢也开始传达一些价值观,这种价值观,即可能是载道,也可能是言志。我研究络文学,确实有此发现,刚刚进入时,可能会是那种小白文更能适应市场,但作者在进步,文在发展,很多作者也开始在作品中灌注一些个人的东西,所以它们之间的区别存在,但并不固化。未来络文学中出现丝毫不比纯文学差的作品,也并不是不可能的。” 唯有中国有江湖 一个显著而又少人关注的问题是,互联连通世界,但是络文学却独独在中国花开遍地,甚至也只有在中国有络文学这个独特的称呼。 杨早认为这和中国文学的特殊环境有关,他说:“在欧美,商业文学也非常发达,像斯蒂芬·金的作品,也放在上让人下载,但并没有络文学的说法。同样的,严肃文学的说法在国外也没有。” 络文学这个名词的诞生,其实是和严肃文学相对而生的,杨早说:“以前的文学,层次分明,而且有一条明显的晋升通道,比如莫言这一代的作家,他们原本各有不同的生活,通过在刊物上发表作品,获得不同层次的回报,最后转为专业的作家,基本上绝大部分作家都很难脱离这个渠道。在络文学诞生前,曾经出现过专栏作家,但是力量并不强大,没有对这种作家养成的渠道产生冲击。直到络文学诞生,它强大的吸附能力和商业能力,迅速吸附了全中国新一代的写作者。有数据显示,中国每天生产的文学产品达到7亿字,有2000万以上的人在从事络文学的创作,这等于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渠道和作家养成体系。一个写作者,初入时从小白开始,慢慢积累读者,到成为大神,就算是出头了,当然大神很少。” 至少在现在,络文学世界和传统文学的世界依旧保持着平行的状态,杨早说:“作协也曾经招揽过一些络作家,但不算成功,并没有改变平行的格局,因为评判两者的标准完全不同。我们知道,茅盾奖不大可能给络文学作品,而传统的作家也很难在络文学中分一杯羹。” 传统的作家世界试图收编络文学,络文学却依然固我,不太有兴趣。但这并不表示,络文学已经成熟,虽然它有光明的未来。杨早说:“目前来看,络文学的分级还很模糊,受不受读者欢迎是唯一的标准,这也是北大学生的创作被认为失败的原因。当然这样平面化的形态不会长久,在未来,络文学可能产生内部的分层,不求通吃,而是逐渐寻找到各自适合的读者群体,同时,在满足谋利的目标之后,也会注重载道、言志。” (:白俊贤)


冠状动脉狭窄早期症状
锦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
脐贴对宝宝肠绞痛有效果吗